【专访】32岁May Ho还没结婚 狂被身边人建议“去冻卵”! 自曝子宫有问题

马来西亚网红May Ho与男友Allen Khor交往9年,两人一起经历抗癌、事业上的高低起伏、酸民的嘲讽等,感情已非常稳定。May Ho早前接受X站的专访,大方分享与男友的点点滴,及刚入行初期曾遇到的各种低潮。

问:为什么会踏入网红这个圈子?当公众人物是你从小的梦想吗?

May Ho:没有故意踏入,我那个年代是没有网红的,那时候我因为去做街拍模特、拍影片介绍食物,之后就有人叫我帮忙介绍、推广产品,慢慢就做到现在这个样子。我以前想过做老师,小时候有发过明星梦,但只是发梦而已。

问:如果没有当YouTuber,你觉得现在的你会从事什么职业?

May Ho:在做KOL之前,我是在银行上班,如果没有踏入这个行业,我应该会去做销售员吧,我很喜欢讲话。

问:是否有过低潮的时候? 如何去应对?

May Ho:当然有,虽然很多人看我在镜头前嘻嘻哈哈,好像没什么烦恼,但我有试过蛮低落的,就是遇到瓶颈,每天重复做一样的事情,一直在想尽办法怎么去进步。那段时间很崩溃,但我是个不喜欢把不开心的事情告诉朋友的人,就算是男朋友也没有说,我会半夜醒来坐在楼梯口哭,第二天又再继续上班。

那时候压力太大,除了工作,也有家庭的原因,我是家中长女,所以有什么事情一定是找我,加上工作遇到瓶颈,一下子两个事情一起来,我不懂怎样去处理,就崩溃了。

问:是否曾萌生过退圈的念头?

May Ho:没有,可能很多人觉得我这份工作不太稳定,但我会想尽办法去做别的东西、去想怎样进步、怎样有赚钱的机会。我不会只是拍拍照,还会做YouTube或直播,在这方面努力去赚更多钱。

问:现在很多青少年的梦想是当YouTuber,从一个前辈的角度给他们意见?

May Ho:我觉得最重要是要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,不要盲目看别人做什么就做什么,我们也不能拿我们的年代和00后比,如果真的有心当KOL,要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、为什么要做这一行,不能看到别人拍什么就拍什么。或许有些人会觉得很好赚,确实做起来了、很多粉丝当然好赚,但刚起步要怎样吸引人、定位是什么,都要自己去摸索,不能听别人说而已。

问:你刚刚提到好赚,那你一个月最高及最低的收入分别是多少呢?

May Ho:我们的工作不一定,之前很风光的时候有5位数,可是我觉得这些钱得来不易,尤其我们做KOL的,不知道哪一天这个行业就做不下去了,所以都会好好规划赚到的钱,毕竟我小时候家里发生很多事情,所以钱对我来说特别的重要。

最低就是刚开始的时候,很低很低,可能几千块,而且那时候还要养父母、供车,男友又没有工作,出去吃饭、打油都是我出钱,那时候很糟糕,真的是啃面包的。但我那时为了赚更多钱,当时在银行工作是6点下班,下班后就马上换衣去做兼职,做到半夜3点再回家睡觉,2个小时后又马上去上班,那段时间维持了两年。

我个人是觉得我真的很需要钱,家庭也是经济状况有问题,如果我没有努力赚钱,家人是帮不到我的,但那时身体可以熬啦,现在不可以了,老了。

May Ho

【被酸民抨击另一半,男友比她更看得开!】

出道多年,May Ho一直都是网友心目中的女神,但人红是非多,难免会引来酸民,对她的身形、感情评头论足。对此,她受到男友Allen高情商的影响,坦然对待。

问:印象最深刻的网络负评是什么?

May Ho:很多人评论我都是“你肥了”,因为Allen比较瘦小,而且很多人不知道我们之前经历过什么,会恶意评论Allen不衬我、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等,可是我想说“关你什么事呢?跟我过人生的是我的另一半,又不是跟你,你理我跟谁?“

问:如何面对网络的负评?

May Ho:一开始我会很生气,做么他这样说我,他们扮到很认识你这样去讲你,我那时候有想过要去反驳、澄清,但我男朋友说不用去理他们,越跟他们解释,他们越要去写你,你去回他就表明你在意,所以酸民写什么我都略掉不回。其实酸民每次写的都是不实的东西,我就费事去讲什么,尤其我们现在活在社交媒体的年代,很多键盘侠会一直讲“你很肥”、“你很黑”、“你男朋友那么丑”、“你可以找到更好”之类的。

问:和Allen会否因酸民的言论而发生不愉快?

May Ho:没有,其实我一开始蛮担心的,我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,一出现类似酸Allen的评论我就会删掉,我不想看到他不开心,反而Allen的心脏比我强,每次看到都会笑,他的EQ、IQ比较高,他是会笑着去迎合大家对他的看法,而不是很生气。以前他比较害羞,不要踏入幕前,但有时我要拍影片叫他帮帮我,他也慢慢走去幕前,释放做自己,看到他这样我也蛮安慰,他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问:分享一件你和男朋友Allen之间最浪漫的故事

May Ho:他是那种不会在嘴巴说,但会在后面做给你的人。很久很久以前,他知道我需要那个当时很流行的TR15美颜相机,就一个人驾车从KL去槟城拿相机,那时我们还吵架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槟城,原来他是要拿东西给我,重点是他那时候因为中癌症,几乎两年没工作,花完钱去买药治疗,但依然拿钱去买这个东西,让我很感动。

问:他最吸引你的一点是什么?

May Ho:帅气是没有的哈哈哈哈哈。他和其他男生不一样,因为有些男生,你跟他说心事他会觉得不耐烦,但Allen会开导你。

问:情侣一起合作共事,会不会更有默契,或是更容易发生争执?如果有事业上的摩擦或意见不合,私下会如何解决?

May Ho:默契是一定有的,比如说拍照,他已经知道我要怎么样的照片,或是我说我要这样这样,他就懂我要做什么。一些争执是我们都有各自的意见,这个方面会有一点争执,但我们就会等到心平气和下来的时候再拿出来讨论,要不就是将两个人的想法都放在里面。

问:你是什么类型的女朋友?

May Ho:我觉得我比较像男朋友,因为我力气比他大,能抱得起他,但他抱不起我,而且每次吃东西都是我吃他剩下的,因为他胃口比较小,而且他出门也会负责带纸巾。我则是比较大剌剌、三八的,而他比较文静。

问:Allen有没有什么地方让你比较不满意?

May Ho:我觉得他很慢,不懂是不是生病的关系,他做东西就慢慢的,虽然慢但做得好。我是那种很心急,要快快快的人。

【32岁还没结婚,狂被身边人劝:去冻卵!】

May Ho与Allen在今年迎来交往9周年,但在访问中,May Ho却一度将交往年份说成8年,经记者提醒后才笑说:“太久了,都不懂几年了,好彩你提醒我”,并透露两人毕竟已交往9年,每年的纪念日虽然不会特意庆祝,但也会约好吃一餐,“至少他记得,每次都是他第一个跟我说happy annivesary,我觉得够了。”

问:是否有结婚的计划?

May Ho: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问我,如果我今年25岁,我会说很想结婚生孩子,但我已经32岁了,就顺其自然咯,说不想结婚是骗你的,我也很想结婚,但自己的事业好像才慢慢看到一些光,想多几年再谈结婚生孩子,毕竟现在还年轻,想做自己喜欢做的,过过二人世界。

现在我是沦落到朋友问我“如果你还不要结婚,不要冻卵么?”很多身边朋友都这样建议我,我明白他们的用心,毕竟过了年纪后就不是说要生就能生的,可能之后没有想这么早生孩子,就可以考虑冻卵,毕竟可以保留最好的卵,好过你年纪大了之后怀孕的机率比较小。

问:那你对冻卵的建议有什么想法吗?

May Ho:我是觉得以后要生一个健康宝宝,怕我怀孕的机率低,所以有认真考虑过这件事情。因为我之前曾被医生说过我的子宫不太好,如果怀孕的话,要比其他别人更特别照顾,我一直耿耿于怀这一点,所以我很认真在考虑。医生当时是说我如果怀孕,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要好好照顾,要不然可能就……touch wood。

问:有没有因此而考虑“不生小孩”这一选项?

May Ho:其实有没有孩子我都觉得还好,没有孩子也可以过得很好,但又想到老了之后没有寄托,没有自己的孩子、孙子,好像很空虚,就觉得怎样也会要一个的。

问:家人会不会催婚?

May Ho:没有,幸好!我妹妹明年要结婚,所以大家的焦点都在她身上,没有关注我。其实我前不久有认真问我妈妈“有怪我还没有结婚吗?”她说:“不会啊,最重要是你们开心就好,嫁得幸福就好,几岁结婚都无所谓。”我听到的时候真的很想哭,我已经32岁了,我妈妈真的从来没有催过我结婚。

Allen的家庭比较特殊一点,他的父母已经离婚,各自过自己的生活,Allen也很少跟妈妈讲话,母子俩不是不和,只是不像一般家庭这么亲密。我有时感觉他很可怜,所以每年除夕夜都会叫他来我家吃饭,让他有家的感觉,他很像入赘这样哈哈哈哈,这9年他都是在我家吃团圆饭,我爸爸妈妈也很疼他,知道Allen不吃肉,只吃鱼和素,我爸妈都会特地煮鱼、斋菜、煲汤给他。

问:你理想的婚礼是怎样的?

May Ho:Garden婚礼不错,请很好的朋友就够了,有时有些婚礼会觉得是做给别人看的,如果请三五好友,至少他们是真心地分享我的喜悦。但这个也是要问过家人,虽然家人会说不用摆宴席,但可能也会想要女儿风风光光嫁出去。

【跨界当选秀节目情报员,May Ho为自己打7.5分】

总是在尝试、挑战不同领域的May Ho,这次从网红跨界担任选秀节目的情报员,首次以常驻嘉宾的身份录制电视节目,让她一度非常紧张。

问:这是你第一次担任选秀节目的情报员,有什么体会吗?

May Ho:真的是要谢谢节目组,刚开始说要找May担任《The Fabulous》其中一个评审、情报员,我就讲:“蛤?节目,我可以吗?”你叫我做嘉宾是ok的,因为就讲讲废话,但要做类似主持人的工作,让我一度很紧张、害怕,担心自己做得不好。

但大家都说“可以的啦,May可以的啦”,既然你们都这样看得起我了,我就去尝试。第一天我蛮紧张的,一直在看手稿,一直在用笔写,因为记不清12位飞普乐士的名字,很努力去做功课,不过他们也很好,开拍前几天,逐个跟我讲飞普乐士的名字、性格,让我没那么紧张。

问:那一开始接到邀约会不会觉得荒谬?

May Ho:有!其实其他节目邀请我都是做嘉宾,讲一下话,但这次是要参与10多期节目,不懂自己可不可以做好,因为我每次都是在讲废话,怕搞砸别人的节目,或是说错话连累到工作人员。但目前拍了这几集,我觉得还蛮好玩的,很enjoy,也可以认识很多朋友,了解到“原来节目是这样拍的”。每个星期六我都有看,出来的效果很不错。

问:那对自己的表现还满意吗?会为自己打多少分?

May Ho:过得去啦哈哈哈,满不满意要问节目组嘛。我觉得我应该是7.5分,还要多多学习,做主持人的确不容易,脑筋要转得很快,要看场合和运作,还要会讲话,我还没能做到这些,目前就是在学习当中。

问:觉得自己是什么类型的情报员?

May Ho:我觉得我比较像在讲废话。没有啦~其实我敢这样一直跟他们讲废话,是因为大家是很能开玩笑的朋友,每次当情报员报告给他们,就讲一些废话,他们也可以接住我这粒球再讲,效果还蛮不错。

问:和另外三位观察员陈势安、Nicole、Uriah合作得怎样?

May Ho:很开心!其实我们前几集是在室内,陈势安是透过线上连线,我没有见过真人,但他的人很不错,会一直很礼貌地跟我聊天。Uriah表面看起来酷酷的,但私底下比较像弟弟,比较爱玩的一个小男生,我们私底下也一直在讲废话。

Nicole是我之前很喜欢的一个歌手,还不认识她的时候就有听她的歌,人还蛮好笑的,其实我们以前在活动都有见到,但不熟,直到这个节目才认识,原来真人很友善的。

问:参加《The Fabulous》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May Ho:学到很多东西,也看到很多东西。网络上看到的和我们自己亲眼学到、见到的是不一样的,也开心可以借这个机会跟一班00后说我们之前怎么过来。

《The Fabulous》7月2日起,每周六8.30PM,A站双星频道307播出。

   免责声明    本站部分内容《图·文》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立场!

若有侵权或其他,请联系我们微信号:863274087,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。